已主动注销网站ICP备案,所有API接口不受影响。

《遇》
一个夏天,昨晚刚刚下过雨。 我拎着超市买来的晚餐走回小区。 一只猫蹲在旁边的垃圾桶上,怯怯地看着我。 “喂。”猫忽然说道。 唔,有事吗……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在喊我。 “我会抓老鼠……”猫说。 哦…… “我还会看家的。”猫见我不是很感兴趣,急急忙忙亮出了自己嫩嫩的爪子,假装它们很锋利。 哦……所以呢? “我,我还有尾巴。你看,毛茸茸的。可以让你摸一下。”猫甩了甩自己的尾巴。 确实,毛茸茸的,很招人喜欢。 我忍不住上去摸了一下。 猫吓了一跳,匆忙跑走了。 “它怎么了啊。”我有些发蒙,不晓得发生了什么。 “它饿了,以为你是来扔垃圾的。”垃圾桶看着躲在灌木丛里的猫,对我说道:“昨天下雨,它饿了一天了。” 哦……你是它的朋友? “不……”垃圾桶叹口气:“我是它的家。” 我上楼,回过头看了看;猫躲在垃圾桶后面,抖抖的,眼神很慌张。 晚上,猫不在,我放了一根小鱼干在垃圾桶旁边。 垃圾桶看着我,不晓得我是什么意思。 “转告它一声吧。”我跟垃圾桶说道:“如果它愿意的话,以后,你是它的朋友,我是它的家。” 喵……它躲在垃圾桶后面,轻声说道。 在一个夏天,我捡了一只猫。 我想了很久,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。 “你好,夏天。”
《蝉》
树上的蝉敲了敲我的窗户:“现在还是夏天吗?总觉得有些凉了。” 秋雨刚过,但是我依旧点头。蝉心满意足,继续唱歌。 家里的猫不太理解我的举动:“为什么不告诉它夏天已经结束了?它好吵哦。” “怕它知道了会害怕,晚上会睡得不安心。”我摸了摸猫的肚皮,它有些气鼓鼓的。我笑了笑:“不生气了,晚上给你小鱼干好不好?” “不吃。”猫撅嘴。 “那,罐头呢?两罐?”我继续问道。 猫没理会我,甩甩尾巴跳上了树。 蝉有些紧张。 “你要吃了我吗?我不好吃的。”蝉说。 猫没说话,只是趴在了蝉的身边,暖融融的毛围了蝉一圈。 蝉不再发抖,继续唱歌。 几天之后,猫从落叶之中叼回来了蝉的日记本。 “夏天它长得很漂亮,有四根爪子,身上毛茸茸的,还有一根尾巴。尤其是眼睛,很温柔,会说话。” 我耸耸肩:“你又是为什么骗它安心?为了罐头吗?” 猫懒洋洋地甩了甩尾巴,没有回答。
《暖》
下班回家,推开门后满地都是小鱼干。猫有些紧张,拼命嚼着嘴里的小鱼干,怯生生的,对我振振有词: “我不是偷吃哦。” 哦。 “冰箱生病了。” 哦。 “我怕小鱼干坏掉才吃的。” 哦。 “是真的!” 我摸了摸猫的头,然后把手放在了冰箱里。 唔,确实不制冷了。 “明天我找人修一下吧。”我说道;猫心满意足,在地上继续抱着小鱼干撒欢。 晚上,猫拍着自己鼓鼓的肚子睡觉。我收拾好了吃剩的小鱼干,又去打开了冰箱门。 冰箱睁开眼,亮晶晶地看着我,肚子里面冰冰凉,如同往常。 “还好,原来你没生病。”我叹口气,对冰箱说道。 “它嘴馋,又怕你生气……所以才让我说谎……”冰箱说着,声音很低。 “没有生你的气。只是它不能一次吃这么多,对身体不好。你会惯坏它的。”我笑了笑,把剩下的小鱼干放进了冰箱里:“明天只许给它一个哦。” 冰箱点点头,轻声说,知道了…… 搬家的时候,工人师傅问我,冰箱还要么?都好几年了,里面有股子鱼腥味,制冷也不太好了。 冰箱怯怯地看着我。 我说…… 晚上,新家。 猫一直很紧张地在黑暗里跑来跑去,面对陌生一脸的惊恐。 “冰箱,你在吗?” “在呢,乖,来我身边睡好了。” 猫说,一直觉得它很冷。 却有自己最喜欢的亮晶晶的温暖。
《烟》
狗在打呼,猫跳上了桌子,赖在我的肘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不肯走。 过了一会儿。 “不好闻。”猫捂着鼻子,眯着眼睛:“不要抽了。” 要赶稿子啊。 我指了指电脑屏幕,弹了弹烟灰。 “为什么要赶稿子啊?” 因为要挣钱啊。 “为什么要挣钱啊?” 不挣钱的话……就没有小鱼干,也没有好吃的罐头了。 猫一下子翻了个身,瞪大了自己的瞳孔。 “为了小鱼干。”猫说,然后甩甩尾巴,趴在我的背上给我鼓劲:“加油。” 哎呀别用爪子别用爪子…… 凌晨三点,猫早在我身边睡着了。 我伸个懒腰,关了电脑,一盒烟。 第二天,下班,推开门。 猫和狗正在紧张兮兮地看一个电视上的健康节目,讲抽烟危害的。 我皱皱眉,走过去关了电视机。 不是说过不许乱动遥控器吗? 我责怪道。 猫和狗躲在了一旁,窃窃私语。 过了好久,我点了根烟,打开电脑,准备继续赶稿子。 猫跳到了桌子上。 “不抽烟了好不好?”猫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电视里的人说抽烟会死的。” 我笑了笑,摸着它柔软的毛。 傻样,你知道什么是死么…… 猫歪着脑袋,说:“大概就是变成了流浪猫的意思吧……总之,就是见不到了。” 我点头,继续追问。 可是,不抽烟怎么写东西呀?不写东西怎么赚钱呀?不赚钱的话,你的小鱼干和罐头该怎么办呀…… “我和狗子商量过了。”猫很认真地说道:“以后我不吃罐头了,小鱼干也可以减半。狗子说它只喝水就行……总之你不要抽烟了,我和狗子很好养的。” 我惊讶地眨眨眼睛,摸了摸它的额头,怕它是发烧了。 罐头都不要了吗? 猫很犹豫地点点头,然后迟疑了一会儿,又坚决地点点头: “你不要去流浪好不好,狗子见不到你会伤心的。” 我掐了烟。 好。
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